甜味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甜味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民警扎营医院成效几何

发布时间:2020-07-13 19:59:40 阅读: 来源:甜味剂厂家

医生护士戴头盔上班,保安穿防弹背心上岗……在各地经历多起“医闹”事件后,本应安宁详和的医院,似乎瞬间成为“高危场所”。今年5月4日,卫生部紧急建议“二级以上医院设立警务室”,舆论哗然。有人称此举能及时保护医生,更多人则质疑“力气用错了地方”。

5月15日,北京50家医院警务室统一挂牌,近200名驻院民警“扎营”医院。

如今,这项新政已悄然“满月”,其成效究竟如何?

记者日前实地探访了多家医院后发现,院警在号贩子、职业“医闹”面前,震慑作用明显。与网上的质疑浪潮不同,多数患者对“医院里有了警察”表示认可,医患纠纷面前,大大缩短的出警时间和“第三方”的中立身份,是让医患双方都感到“踏实”的地方。

设不设院警看需求

上午9点的北京市儿童医院,来自各地的家长们抱着、推着、牵着孩子,把偌大的门诊大厅挤得满满当当。孩子的哭闹声,家长的咨询挂号声,交织在一起。但记者在儿童医院停留的两个多小时内,并未在门诊大厅内发现号贩子的身影。

儿童医院警务站就设在挂号厅正对面。

“5年前北京市西城区试点改革时,儿童医院就设了警务工作站,有3名常驻民警。”医院保卫处金处长告诉记者,“儿童医院属于‘以旧翻新型’。”

记者走访了解到,在北京市公安局通报设院警的50家医院中,同样“翻新”的三甲医院为数不少。比如,协和医院的警务工作站上世纪90年代就有了,有3名民警。朝阳医院警务室的前身是设于上世纪80年代的医院派出所,今年5月底才更名为警务工作室。由于刚刚改名,警员、辅警的人数还没定。

也有三级甲等医院在这次试点中“尝新”。6月6日,在东直门医院保卫处隔壁的板房里,记者看到“警务工作室”的牌子刚刚竖起来,《警务工作室民警工作条例》上的广告纸还没揭开。“预计会有两名民警来驻院。”该院保卫处负责人告诉记者。

卫生部设院警的建议针对的是二级以上医院,但记者发现,北京二级医院中由民警值守的并不多。

在北京市第六医院传达室的外墙上挂着“治安报警点”的牌子,但并无民警值守。据该院医务部彭主任介绍,牌子还是“非典”时期挂的,目前基本不起作用。

“设不设警务室,医院说了不算,是由医院所在地的公安机关决定的。”彭主任称,“公安局会先派出调查小组,深入调查医院的门诊量、地理位置、服务范围等各个方面,再综合考虑是否设警务室、配备几名民警等问题。”

记者在该院挂号处、门诊楼及住院部停留了半小时后,发现就医人数并不多,来挂号的患者不过20多人。

“第六医院作为二甲医院,医患矛盾并不紧张。”该院医患纠纷调解办公室刘主任告诉记者,“医院每月会处理医患纠纷10多起,但基本上是患者投诉服务态度不好,对医保政策不理解造成误会等‘鸡毛蒜皮’的小事。”彭主任表示,医院设立的医患纠纷办公室就能解决这些纠纷。对于需要警察介入的医患纠纷,“这十几年都没有发生过”。

据北京市公安局通报,首批试点的50家医院都是“安保需求最突出的”。其中,东城区7家三甲医院已全部建立警务室。曾发生刺伤耳鼻喉科医生徐文的就在其列。

“中立”调解纠纷受欢迎

驻院民警都做些什么呢?

记者走访发现,院警的职责十分“繁杂”:打击号贩子、血头、黑救护车和职业“医闹”,处理丢钱包、丢卡等治安案件,调解医患纠纷,都在他们的“守护范围”之内。这让很多患者感到,自己也是受惠者。

在协和医院警务室,一名从挂号处巡逻归来的民警告诉记者:“我们早上6点就到这里了,打击号贩子是一项重要工作内容”。在该院挂号处,记者看到,排队挂号的人把大厅围得严严实实,接下来的两小时内,偶尔能听到几名号贩子轻声的叫卖声,多年来号贩“随处叫卖”的现象已不复存在。

“以前300块钱一个‘黄牛号’,现在穿警服的人来了,虽然从根本上解决不了医患矛盾,但震慑震慑也能让老百姓受益。”一大早就来排队的患者谢先生,这样向记者表示。

儿童医院保卫处金处长向记者透露,警务室的民警,平时还会“便衣巡逻”,“(便衣民警)难以分辨,哪个号贩子、小偷、职业‘医闹’敢撞枪口呢?”

院警的震慑力不限于北京一地。记者获悉,目前,上海、江苏、湖北、辽宁沈阳、云南昆明等多地的医院,都设立了驻院警务室。以上海闵行区中心医院为例,有媒体报道统计,有院警后,盗窃行为下降了8成。

对患者来说,院警在“调处医患纠纷”上的作用,更受瞩目。多家医院保卫处向记者介绍,院警入驻后,往往能把医院保安处理不了的“烫手山芋”,接过去。

北海工作服定制

兰州工服设计

辽阳制作工服

工装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