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味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甜味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男子将刚出生女儿扔进垃圾桶 称欠下巨债没钱养 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3:38:29 阅读: 来源:甜味剂厂家

男子将刚出生女儿扔进垃圾桶 称欠下巨债没钱养

“她是你的亲生女儿,刚刚出生,你不给她一衣一食,却像垃圾一样扔掉,你当时到底怎么想的?”女检察官不断追问。

“医生说花几十万都可能医治不好,我真的没钱。”被告席上,瘦小的男子把头埋了又埋。

这个可怜的孩子,曾那么牵动我们的心。

去年11月18日晚上9点半,在杭州闹市省中医院后门的垃圾桶里,负责清洁的环卫工人赵霞发现一个刚刚出世的女婴。当时,小家伙身体冰冷,发出微弱的嘤嘤声。120急送孩子去了浙医儿院。这是一个体重只有730克的早产儿。他们全力抢救,总算保住孩子一命。

与此同时,警方也找到了女婴的父母,他们是一对90后,爸爸阿伟,21岁,妈妈阿丽,20岁,都是贵州人。阿伟被取保候审。孩子出院后,他们把孩子抱回家,可孩子一直病着,隔三差五地住院。阿伟在桐庐一家制笔厂上班,月薪2000元。家里能卖的卖,借的借,实在走投无路,阿伟阿丽当时向本报发出求助,很多好心读者伸出援手,鼓励他们再艰难也要挺过去(本报曾做连续报道)。

残酷的是,4月24日,孩子最终因心肺功能衰竭死亡。昨天,阿伟被上城检察院以遗弃罪提起公诉。

阿丽当时下午5点剖宫产下早产女婴后,医生明确告知,孩子宫内发育不佳,存活率很低,需要高额的治疗费,但难以保证治疗效果。

阿伟瞒着阿丽,用自己的外套把孩子包裹后,装入一个黑色环保袋,扎住袋口。傍晚近7点,他抱着这个环保袋,丢进了一个垃圾桶内。阿丽问起孩子去向,他撒谎说,让亲戚抱走了。次日凌晨5点,阿丽再三要求,阿伟返回垃圾桶处,但孩子不见了,阿丽失声痛哭。过了一天,民警到医院走访,阿伟主动迎了上去。他承认丢掉了孩子。

庭审中,为什么把孩子丢在垃圾桶里,而不是垃圾桶边或是马路边?为什么用衣服裹住了孩子的头,还把袋口扎紧?法官询问的这些细节,都指向——阿伟是否希望孩子被好心人发现。而这也关系到他是否涉嫌更重的故意杀人罪。

“当时我看到边上有人下棋,还有巡逻队员走过,才放在垃圾桶里。袋子是有空隙的,垃圾桶盖子也是翻开的。”阿伟说,当时他心中想的是,不想别人把孩子还回来,他没钱养活。

对这一点,检察官认为,孩子是个有先天发育缺陷的早产儿,难以存活,但这不是阿伟脱罪的借口。作为亲生父亲,因为没有钱,放弃孩子治疗,旁人无法苛责。但在寒冬里,将刚出生的孩子弃之垃圾箱不顾,即便死亡的结果无法避免,孩子至少有权利在最后一刻享受父母最基本的关爱,阿伟的行为实属恶劣。

至于不宜以故意杀人罪(未遂)认定,考虑到孩子死亡距案发已经5个月,因此仅有在阿伟主观上具有杀人的直接故意才能认定。“我想让她自生自灭,如果有人及时发现是她运气好,如果没被发现必死无疑。”阿伟这种听之任之,体现更多的是间接故意。

另外,阿伟丢弃孩子的时间是晚上7点并非深夜,地点也是在市中心,垃圾桶有清洁工定时清理,孩子获救的可能性高。事实上,孩子2小时后获救。

综上这些因素,检察院以遗弃罪提起公诉,考虑到阿伟有自首情节,建议量刑在有期徒刑6个月至3年之间。

最后陈述时,阿伟说,至今还欠着医院医药费10万元,他分期付款的,希望法庭能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女友阿丽、亲人都没有来。旁听席上,只有一个老乡。老乡说,阿伟是个苦孩子啊,母亲残疾,还有3个妹妹,书只读到初一。(通讯员 尚法 尚检 本报记者 方力)

半血马养殖

太湖猪养殖方法

苦菊种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