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味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甜味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伊隆马斯克超级高铁正从一理想概念变为人类第五种通勤方式二

发布时间:2020-03-12 12:42:13 阅读: 来源:甜味剂厂家

导语:容纳28人的太阳能列车,使用磁悬浮技术达到接近声速的运行速度,单程车票价格在20美元以下......

本文来源:华尔街日报《万物未来》2015.12月期刊

文Alexander Chee | 图片Spencer Lowell

如果刹车出现故障,那么超级高铁的车厢将从子弹列车变成真正的子弹,而管道也会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枪管。

公众经常把HTT与它最显著的竞争对手HTI搞混,这对Ahlborn来说非常郁闷。HTI成立的时间比HTT晚了8个月。Ahlborn在谈及对手时表示:他们是一群很聪明的人,不过真的应该换个名字。

两家公司都是毫无争议的阵容强大。HTI的创始人是来自风险投资公司Sherpa Ventures的Shervin Pishevar,他本人既是Musk的一位密友,也是Uber的早期投资人。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工程师Brogan BamBrogan曾就职于SpaceX,现担任HTI的首席技术官。我本来到纳帕见Shervin是为了拒绝他的, BamBrogan笑着说。不过他的超级高铁计划,尤其是在水下建超级高铁的计划震撼了我。HTI的董事会可谓是硅谷的全明星阵容:David O. Sacks、 Jim Messina、 Peter Diamandis以及Joe Lonsdale,最近连Snapchat的前COO Emily White也加入了其中。

今年6月,Pishevar又从Cisco挖来了其前总裁Rob Lloyd担任CEO。二十年来,Lloyd一直致力于万维网的基础设施建设,最终成为了一只由全球25000工程师组成的队伍的领头人。在与CEO的位置失之交臂后不久,Lloyd就离开了Cisco。曾被告知不会有任何人愿意在网上支付账单的Lloyd觉得自己特别适合运营一家像是HTI这样的公司,这种产品灵感来自于质疑声音的企业。当Pishevar向Lloyd阐述自己想要打造一个连接全美国以及全世界的超级高铁项目时,Lloyd想到了互联网的基础设施,认为二者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当信息流动加快时, Lloyd说,物体也必须流动的更快。这就是像是把移动数字位的模式应用到移动实际物体中去。以近似于信息传输的速度运载物体,字面上可将其理解为物体的互联网。

HTI已经为自己的下轮扩张募集到了8000万美元的资金。Pishevar、Lloyd和 BamBrogan正在期待自己的KittyHawk时刻:将首个可运行的车厢装入完全尺寸的管道中。HTI最近已经与洛杉矶到拉斯维加斯高速铁路的承建商建立了联系。该项目的承建商中铁国际美国分公司由中国铁路总公司和美国私营风投公司XpressWest共同成立。维加斯,以后要被叫做HTI的Kitty Hawk。中国市场庞大,拥有这些合作者也许对HTI未来进入中国有利。

如果HTT和HTI的超级高铁项目都能取得成功的话,那么Quay Hays关于超级高铁公司多样性的理念就会成真,很可能留给我们一个全国铁路版的纽约地铁系统。纽约地铁系统始建于1990年早期,当时的承建商由两家具有竞争关系的私人开发商共同担任。由于两家公司采用的车厢规格不同,时至今日,纽约大都会运输署(MTA)仍需要购进两种不同的车厢。如果超级高铁计划中的车厢也无法从一个系统的管道穿越到另一个的话,将会为全国范围内的超级高铁实施造成阻碍,这也许会对Elon Musk想要利用超级高铁项目来改善运载效率的构想造成影响。不过,到目前为止,我们在这个项目上仅仅投入了两年的时间,尽管Musk的设想周边环绕着猖獗的投机行为,但如果我们现在就把他踢出局,仍然会是一个错误。

在SpaceX发给设计参赛者的指导手册中,明确禁止测试车厢内放置人或者动物。虽然这只是在早期阶段为了保证安全而做出的规定,但是依旧会严重影响公众的参与热情。即便超级高铁项目到头来成功克服了监管、土地使用以及技术等障碍,依旧要费力去说服公众尝试乘坐。在超级高铁项目中,外形酷似子弹的车厢中安放了乘客座椅,乘客需要以半躺的姿势进行乘坐,就像是一个能够导致幽闭恐惧症的高科技大雪橇。其它担忧也逐渐浮出水面。如果管道破裂或者出现刹车故障,那么车厢将从子弹列车变成真正的子弹,而管道也会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枪管。如果管道损坏或者出现拥堵,那么情况会更糟糕,到时无异于火上浇油。最初令人兴奋不已的第五代交通运输计划现在碰到了拦路虎。

为了保证良好的用户体验不会随着超级高铁的运动而消失,HTT最近已经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Suprastudio设计和建筑项目展开了合作,本次合作是企业与顶级建筑学师生的一次完美配合。在由SpaceX发起的竞赛中,数以百计的参赛团队需要设计出一个二分之一大小的车厢模型,而HTT则是向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25人团队提出了要求:围绕一种至今还不存在的技术来为保证超级高铁的用户体验寻找一套解决方案。该挑战最大的难题就在于核心技术尚未问世。Suprastudio团队领导、建筑师Craig Hodgetts将他们的目标描述为改变超级高铁的情绪环境。另一位团队成员Marta Nowak则表示:我们想改变这种局面,从开始时的没人想坐到坐进去后没人想下来。

在早期的测试案例讨论中,一位名叫Yayun Zhou的同学提到,她在中国的奶奶永远不会去坐一个能以接近音速的速度进行快速穿行的胶囊。Hodgetts问这位同学要了一张她奶奶的照片,贴在墙上,然后问道:我们该怎样让Yayun的奶奶也成为超级高铁的乘客?这位中国老人成为了整个项目的缪斯。

适合于Yayun奶奶的用户体验需要城市规划、建筑、工程、企业营销,甚至娱乐行业的共同努力。为此,Hodgetts四处寻找援手,请来了迪斯尼主题公园设计师Larry Gertz和视觉未来学家Syd Mead,后者曾为《星际迷航》、《《电子世界争霸战》、《银翼杀手》等电影设计过车辆和机器人。Suprastudio的同学们建议像飞机那样给车厢内增压,以减少重力的影响,为了弥补车厢内没有车窗的遗憾,车厢内部将会绘有森林、星空、草地等模拟景观。在项目快要结束的时候,Ahlborn邀请了Yayun Zhou和她的几位同学,一同加入了HTT的团队。

Musk已经考虑我们长达两年时间了,尽管周围一直存在保密性问题,让他出局将会是一个极大的错误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Suprastudio团队一直在为HTT公司解决用户体验问题,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的学生也开发除了一个24分之一的超级高铁原型,里面有磁感应线圈和一个3D打印的胶囊车厢。五月四日,他们的微型胶囊车厢在超级高铁管道内启动加速,结果和他们的期待的一模一样….之后,这些学生拍摄了一段6秒钟的视频,并且放到了YouTube上面。

这部视频很快就火了,特别是在SpaceX公司宣布要举办一场相关比赛之后。忽然间,我们的YouTube视频引起了人们的关注,Emad Jassim说道,他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机械科学和工程系(MechSE)本科项目主任,但实际上,我们是全身心投入到这个项目的。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Suprastudio团队设计的胶囊超级高铁原型

伊利诺斯大学团队也参加了SpaceX公司举办的比赛,他们一样具有较强的竞争力。这是他们第四个超级高铁设计项目,首次合作是在2013年秋季,现在超级高铁已经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机械科学和工程系课程的一部分了。伊大团队组建了一支跨学科团队,涉及的专业包括航空航天工程,热动力学,机械工程,电气工程,以及软件开发,该团队中还有两个成员就是SpaceX公司的实习生,其中就包括团队负责人Zak Lee-Richerson,这个金发小伙经常穿着一身摩托夹克,希望自己的生活和电影一样传奇。根据系领导Carlos Pantano-Rubino教授透露,测试胶囊车厢的最终成本目前还未确认,目前工作中的其他障碍,就是要开发一些尚不存在的东西。不过好在,项目企业赞助商壳牌公司是个财大气粗的公司。

伊利诺斯大学团队分成了五个组:四个组专注在胶囊车厢设计的不同方面,第五组,主要专注于胶囊车厢的安全和可靠性,在该组中有一个组成员,负责与其他组联络。团队高级负责人Jake Haseltine透露,安全团队的使命,就是防止出现分支失败的问题,比如一个问题可能会变成两个,每个问题又会衍生出其他更多不同的问题,最终导致系统出现大灾难。在比赛过程中,Hasletine最大的担忧就是其他团队会先设计出胶囊车厢,但是由于各种问题,导致将管道损坏,这样会让其他团队的设计无法表现出最佳效果。我们的工作已经进行了一年时间了,我们想第一个展示自己设计的胶囊车厢。他说道。

在Musk的测试轨道上,最容易出现的问题其实就是所谓的分支失败。比赛指南中,提交到测试轨道的设计可以适应不同类型的磁性和空气压力,而且会在距离柜面几毫米上行驶。在正式比赛之前,将不允许参赛胶囊车厢在轨道内进行测试飞行,因为很容易导致失败,而且是极易导致失败。测试轨道是非常智能的,它可以和胶囊车厢的操作系统进行通讯交流,要比我们平时看到的那些地铁隧道先进得多。但就是因为如此智能,哪怕出现一点点损伤,就会导致其他参赛胶囊车厢受到影响。Musk举办的比赛将会向全世界展示各种超级高铁胶囊车厢的设计,当然啦,另外一个好处就是,或许我们可以知道修复超级高铁轨道需要花费多长时间和多少成本。

或许未来,悬浮车厢设计能让HTI设计的超级高铁以音速行驶

就目前而言,SpaceX超级高铁大赛其实算是一个略显过时的比赛,就像是工程学生们每年要参加一些设计开发低碳排放的F1赛车原型比赛一样。Musk甚至说,他希望自己的比赛可能变成一个超级高铁比赛。SpaceX举办的比赛网站上清楚的表示,他们没有计划商业开发超级高铁,而且根据和SpaceX公司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透露,Musk更愿意做一个超级高铁传播者,只不过碰巧成了这个想法的创始人而已。不过,比赛最终会让SpaceX得以测试轨道,也会收集到所有测试胶囊车厢的相关数据-----这其实也是智能轨道的作用所在。如果说SpaceX改主意,并且决定开发自己的系统,那么他们肯定会有一款享有专利的超级高铁轨道,可以支持各种不同的胶囊车厢------这其实就解决了之前由Quay Hays提及的超级高铁车厢兼容性的问题。举办这样的比赛,让SpaceX可以站到一个非常强势的位置上,他们如果想商业化,其实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儿。

没错,对SpaceX公司而言,可能会非常简单,我们不妨想想看,自己正在看到的是,可能是第五代交通运输产品,一款由硅谷创造的、为大众服务的交通产品,而且,这家初创公司是由Musk投资的。不过,对于Musk而言更多的其实也是危如累卵,通过开发Hyperloop Alpha,Musk其实是在用另一种方式质问美国政府,你们真的想要成为这么一个国家,花680亿美元构建世界上最慢的高速铁路吗?但要问这个问题,前提是Musk至少要先实现超级高铁这一概念,或许,2016年是一个最佳时机。

本文联合译者:Shark、muyao

(编辑:Zoey)

BANGCAMP创业邦成长营,创业邦旗下孵化计划。第四期全新升级,60个名额正式开启招募!现在报名,将有机会获得资机构对接、创业导师面对面指导、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展示、创业邦媒体矩阵深度传播!创新原力,伴你前行!

即刻报名第四期!

内蒙古自治区松下空调拆装清洗移机售后维修服务中心

广州市天河区志高空调拆装清洗加氟售后维修服务中心电话

空调保养能延长使用寿命

空调移机不当会出现什么故障

相关阅读